• 辨质调养,宝宝的中医养生经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清冽的风满带着说不出的缱绻在村里穿越,踏着绿树高舍间九曲回肠的大道,离开那扇古老的浅色木门前,看到灰雕的瓦檐上挂满珠网,好像是在推开一个尘封的影象这个被几间旧屋围族的老院已好久没有人住了,一代代故土的人迁往都会,遗留了一院野草在猖狂跋涉。她寥寂了,清冷了,独守着满院花卉繁木,让我不敢置信这等于已经的乐园。 走入一间矮矮的房门,顺手将两只红色烛炬点燃,橘黄色的火苗立即舞动起来,将潮暗的屋内照得温和而舒适,人便平空添了几分久违的暖和。 已经几何,在这间小屋里,念着村中通俗有韵的顺口溜,伴着蟋蟀的鸣琴而入睡;而至凌晨早已光着脚丫,一遍遍地踏进沾满露水的青草地,卷起几片榆叶,打响了有数欢乐的哨子。金黄与茶青交错的六月芬芳浓烈,拾穗的孩子不断的敲打着炽热的地皮,让我置信童年的生机无所谓操劳。 记得老院曲斜的枣树上曾挂着一架简单的秋千,缭绕着清风荡漾。淘气的孩子总是坐在上面翘首仰视,而身后“呼啦“一声就有一大群小搭档争着去推,开朗的嬉戏声和叫喊声动彻天地。蓝天,白云,秋千,青草,在脑海中定格成一幅唯美的画卷。 漫漫黑夜银星闪耀,不甘枯燥的我们有会抬出大芦席就地而铺,曲膝坐上,就有稍大的孩子有板有眼的哼起从庙里老人丁中学来的几句弥撒曲,四周的人便纷纷找来木棍,敲打着席边的石砧,嘻嘻哈哈闹作一团……待第二天初醒,才晓得已不知何时睡着,被小孩儿抱回了暖暖的床上。 满载着高昂呼啸而来,却又在不经意间暗暗逝去,止在影象里的童年绕满缎带,飘满红色的羽毛。 往常我踏上木梯等于那已经踏过有数次的木梯爬上了老院斜斜的屋顶,凝视着满院的绿色和点缀的花香,突然发现老树的枝杈下还围绕着一个小巢!记起一次次长  

    上一篇:鸡年求“吉”:游客新春找鸡“讨吉祥”

    下一篇:自然权利的法律探索